《寄生虫》对贫富阶级对立与差异的社会寓言

   2019-08-12 21:14     604

1565615653839.JPG

《寄生虫》的故事是简单而又复杂的,它表面上是讲述挣扎于社会底层的基泽一家,用尽骗术,瞒天过海将全家四 人包装成课外教师,心理治疗师,司机,佣人,各司其职的成功寄生在了富人家庭。基泽一家四口因此成为了电影 中最先被观众认同的“寄生虫”,但这其实只是电影的冰山一角,奉俊昊透过身份悬殊两个家庭关系的建立,并不是为了单向去展现一场穷人依赖富人生存的寄生关系。

这部电影一个颇为高明的点在于奉俊昊并没有把朴社长家塑造成一群为富不仁的反派,相反电影开始便透过基宇朋友的言谈将朴社长妻子设定为了“单纯”的存在,而基泽一家在与朴社长夫妻的接触中,作为富人阶级的他们也带上了伪善的面具,但这幅面具下电影把“气味”作为了一个贯穿始终的重要节点,朴社长夫妻对“穷味”漫不经心处展现的生理性厌恶,即体现了阶级差距即便在现代社会同样无孔不入,也酿成了电影最终的悲剧。

对时间与空间游刃有余的掌控,奉俊昊在一贫一富两个家庭间所一展环环相扣的寄生关系,构成了《寄生虫》对贫富阶级对立与差异的社会寓言,在这个悲喜交融的故事里,电影为人所见的不仅是来自底层阶级的绝望与无奈, 更一针见血的戳中了阶级矛盾的本质。

 发表评论


表情

你的观点影响世界!